第二百一十一章 画牢
书名:妖旗 作者:白狮 本章字数:3447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3 10:38:08

(人们都以为从困境中挣脱后会获得心生,但他们不知,自己无非是又进入了一个更大的牢笼)

黑风四起,环环而上,将那天兵四周山地尽数包裹。

十五万天兵天将终在进山三日后来到了通往主峰山腰的石道长廊,四下妖兵源源不绝从各处通道口涌出,一边游击一边拖延大军的进程。

怎奈这天剑天平二星君指挥果断,杀伐迅敏。众妖兵也是死的死、伤的伤。

黑风之下,这二位星君远远望得那石廊尽头站着一黑脸儿大汉。

顶披十束鬃毛,眼挂三寸刀疤,肩镶亮银鬼头,嘴咬交错钢牙。一根黑缨长枪乌光透亮,手下万余妖兽沉沉低吼。

这黑风熊罴枪尖前指,大喝道:“平天黑风在此,众神当以血祭!”

那天剑冷笑:“黑皮蛮熊,也敢口出狂言!杀!”

没有过多言语,这十五万天兵如同行军狂蚁一般蜂拥而上,顷刻冲散了熊罴的妖兵。

那熊罴咬牙,将黑缨枪一挥,乘着风速向那两天罡星君杀来。

“有意思,我便陪你玩玩...”天平星君冷道。

这熊罴枪尖前指破风扫过,那天平星君将头一侧飞身下马,这一击没能击中天平,却是将他那座下天马拦腰斩断!

天平星君抽出腰间软剑,一个鹞子摆身拨开了熊罴的枪击,在他那枪尖与地面的间隙中滑到了他的下方。

剑锋上刺,那熊罴避之不及慌忙将脸侧向一旁,这才避过了剑锋利刃。

然而,即便如此反应,熊罴的脸面也是被那狠厉的剑气蹭掉了一块皮肉。这神封十二殿的战力远远超出了熊罴的预算。他心中有计,本想着在演的搏命一点,但是如今看来,差距也是过于悬殊。

“退!”

熊罴一边招架这天平星君的进攻一边呼唤妖兵往那山腰道路上退去。

天剑与天平携着大军本在这狭窄长廊无法用尽全力,此番见那熊罴败走,想着那山腰上倒是比这长廊宽敞。

便下令万军,杀向那花果山山腰。

且战且退,熊罴御着黑风渐渐将这天兵引入了山腰,而此时,先前遁走的七蛛姊妹与百目道君,也携着安插在花果山壁垒里面的妖兵杀了出来。

兵刃交加,烽烟四起。那天剑星君催动神封秘法,闪出了十二道黄符。

“给我定!”

熊罴闻声才发觉,此时这十二道黄符连接着金光电流已然浮在了自己身边。

“动不了...”熊罴暗自心惊,那天剑星见状嘴角微翘,一个箭步前击、指着剑锋刺来!

“吼!!”

熊罴无奈之下将身形一摆,伴随着这声嘶吼,现了三丈蛮熊真身。

此间平天之力调动,那大熊掌生风扇下,一巴掌便将五百天兵扇入了悬崖之下。

“天剑小心!”

天平星君刚喊出口,却见这熊罴的黑缨枪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天剑星君身后。

后者慌忙将身形一矮,放见一阵黑光刺过自己的头顶。而下一秒,这黑缨枪尖竟然刺入了熊罴的心口!鲜血涌出,熊罴欲裂的双眼慢慢变成了死灰色,这天剑天平二星君万万没有想到,这熊罴原本的一计暗算,竟将自己误杀了...

霎时间,妖兵退散,凌乱的黑风遮住了众天兵的视线,而当两位天罡星君再次恢复视野时,却发现自己与十五万天兵又回到了那山腰前的石廊上!

“平天黑风在此,众神当以血祭!”天剑星君望去时,只见那刚才还倒在自己面前的黑风熊罴,如今又像一个没事人一般在哪里叫嚣。

“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天平星君道。

不仅是他们两位星君,就连一旁的十五万天兵都是惊了一跳...

“杀!”

天剑星君冷冷看着那山腰碍口处的熊罴,心里开始打起了算盘,刚才厮杀的情形,绝对不是幻觉。

如果说是妖族设下的环境,那么己方的天兵也应该不会受到损伤。

但此时,那些刚才明明已经死去的妖兵如今都站了起来,而己方的天兵,却是实打实的损伤了兵力...

可若不是幻觉的话,有怎么解释十多万人马在顷刻之间回到了这石壁长廊,而且那对面的熊罴,俨然一副不知所谓的表情...

此间熊罴又提枪杀来,而那天平星君也是如旧迎敌。几番较量下来,妖兵败退、天兵涌入山腰。

而后百目与七蛛参战,继续损耗着天庭的兵力。当天剑星君再次将熊罴逼出真身之后,那杆要命的黑缨长枪又出现在了他的身后...

“天剑小心!”

天剑星君依着前法矮下身子,如他所料,那黑缨枪插死了黑风熊罴,黑风凌乱着遮蔽视线将他们送回了石壁长廊...

“平天黑风在此,众神当以血祭!”

天平星君此时开始心头发麻,他道:“天剑,这似乎有些过于诡异了吧...”

不仅是天平星君,余下天兵中也开始议论纷纷,这如同走入了一个死循环一般,敌方一卒未伤,反而自己这边已下去了万数人马...

“援兵怎么说!”天剑星君喝道。

那探马斥候忙道:“天寿星君已经快马出发,预计两日内到达!”

天剑星君深吸了口气,他望向四周弥散在山腰的黑风,就算不相信这是个幻境,如今的情形也不容许他再想到其他的方式。

“就当他是个幻境吧...”天剑星君喃喃着。

天平星君道:“幻境的话,必有突破点。想一想我们这两次遇到情况。

我们站在这里,听那熊罴喊了一声嘲讽,便开始了进攻。他强袭我们后,便引兵退缩。

而后,便是你用十二黄符封字镇他,他现了原型,这个时候你的身后则会出现偷袭你的黑缨枪...”

天剑星君道:“你是说,这个幻境乃是一个闭口循环,我们的第一次进攻,其实是相当于给他们录好了一段纷争。而后我们所经历的,便是依照我们第一次进攻的模式幻象进行重演?”

“可以这么理解,”天平星君道,“你看,我们虽然两次进攻大体上肯定有差异,但是我刚刚说那几个点位确实不变的...”

天剑星君道:“你的意思,只要我们打乱了这几个点位的既定录制,便能从中脱身?”

天平星君道:“前几个倒也无妨,关键就是最后熊罴误杀自己的那个点。”

“那我们还等什么?”天剑星君第三次扬起了冲锋信令,这些天兵也不敢怠慢在此冲了上去。

直到熊罴变身那一刻,天平星君瞧准了黑缨枪的出现,可正当他向纵身前往替天剑星君挡下时,一旁的七蛛姊妹却铺下天罗蛛网将其罩在当中!

说时迟、那时快,天剑星君矮头一躲,反手将那正要刺穿熊罴心口的黑缨枪攥在了手里!

“这一次,你想怎么死?”天剑星君沉声道。

天平星君见那熊罴未亡,当即飞剑斩碎了蛛网跃到天剑星君身边。

“破了么?”天平星君道。

天剑星君望着黑风熊罴,此番一来已经打碎了死循环的节点,按道理说,这个死局当破。

可这二人,却分明从那熊罴脸上看到了一丝嘲讽之意。

“二位,再来一次吧?”

当这句话从熊罴口中说出之后,这天平天剑二星君当在震怒之中又被带回了石壁长廊...

山巅之处,木潇潇摇着团扇靠座在木支支的腿边。

“潇潇,这场算计你似乎是胜了...”木支支喃喃道。

木潇潇莞尔道:“神封十二殿已困阵闻名三界,我又岂敢在他们面前卖弄?”

原来,这一场计谋乃是木潇潇提前安排好的。

她先让莫云在石壁长廊与山腰交战之处埋下了传送阵法,又令黑风熊罴故意卖出破绽,在天罡星君的视线下留下了所谓的“幻境录制点”。

这等幻境死循环,确实存在,但是天罡星君要破此境也并非难事。

所以,这才有了木潇潇的这招虚实结合。

她先令这种“幻境死循环”的机制在天罡星君的心中成了定数,让他们认定了这就是一处死循环。

那么他们便会在这基础上寻找破境的“录制点”。

可他们不知,这根本不是什么幻境,而是木潇潇让黑风熊罴演的一场戏而已。

兵是真兵,熊罴的死也是真死。但有移山二星使这恢复秘法的集大成者在,熊罴要想死透又谈何容易?

如今在熊罴心口贴身处,正有一张锁命还魂符,只要命门不被撕破,不管收了多重的皮肉伤势,也能在顷刻愈合。

这也是为什么要让熊罴摆出自己误杀的原因。

至于妖族的兵力,则是从壁垒各处暗门中替补上来的妖兵,死了一批之后自有妖兵清扫替补。

如此,便有了让天罡星君认为所谓无解的幻境,名曰“画地为牢”...

兵者,诡道也。

面对多于自己数倍的兵力,看似无伤亡的妖族,以最少的代价拖延住了天罡殿的攻势,这也在那些本以为能轻松攻下花果山的天罡星君了解到,妖族,并不是一个软柿子。

但是,妖族的兵力始终有限,此举能挡一时但仍不是长久之计。而在翌日清晨时分,从海上传来的一声轰鸣也是让倍感焦灼的莫云松了一口气!

九千,终于有了回应...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